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往事”难忘,江阴黄田港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15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往事”难忘,江阴黄田港的故事~

小时候的黄田港,就是宽敞高大的长江大轮船,就是梦寐以求的大上海的象征,所以,小时候叫黄田港喊长江轮船码头的。

或许受大上海的影响太大了,黄田港在我的印象里就是比城里的商店、城里的车站、城里的饭店、城里的旅社都要高档许多,就连这里的服务员似乎也高人一等的比城里人牛很多。

尽管话是洋泾浜的上海江北腔,或者是典型的江阴普通话,但说起来依然是堂而皇之的潇潇洒洒,让我们去等候坐船或者等候亲人的人感觉顿时矮了三分似的。

很小的时候去上海,最方便的就是坐长江轮船,傍晚上船,一忽觉过来就是上海了。

我就跟着外婆在黄田港码头坐船去过上海。下午午睡刚起来,外婆就迫不及待地带着我坐西门汽车站的公共汽车,五分钱一站路到黄田港,那时如果晚去车站,很容易错失去黄田港的班车,那么就苦了,除了多花钱坐三轮车赶到黄田港,如要走路是根本跑不动的,我外婆就经历过一次历险记,幸亏老太太当机立断坐三轮车,否则就坏大事了。

早早赶到黄田港,然后就要在黄田港候船室等到天黑,闲不住的我自然是到处逛。当时客运站在码头中间的路西侧的地方,往黄田港门口走,西侧有一排红砖房,那是江南饭店和旅社,这里的菜肴味道是一等一的好,大概是要代表江阴人的形象?反正我记得家里客人吃河豚,我是要赶到那里去买的。

旅社也挺上档次的,里面的副食品商店原以为会比城里的好些,结果比比似乎还不如我们的前进副食品商店,尽管如此,这里的生意依然蛮好,那时的摆江轮渡在最外面东侧,公共汽车站也在码头大门的西侧,所以这里的人流还是挺多的。

在这里玩是不定心的,因为外婆反复关照,不及时回来船开了就没有办法去上海的,所以几分钟我就会快速地回到外婆身边报个到,然后再继续逛。

客运站北面是几幢办公楼,再往里,往西就是码头了,许多的传送带横卧在码头上,码头往前是长江了,特别喜欢闻长江水的水腥气,略带一点柴油味的,水黄黄的,在那里的岸边翻开小石头,看看下面的小螃蜞,直到天将断暗才快速地回到外婆身边。

大概到天完全黑了,大厅里一阵骚动,售票员开始排队检票,我们才知道长江大轮船快要到了,轮船是从高港开过来的,我们在江边排了好一阵,轮船才到。

其实轮船并不大,那阵招牌式的非常响亮的汽笛声倒是非常熟悉,进港要响,出港同样要响,是那时每个江阴城里人都熟悉的声音,许多人凭着这来区分时间的。那时我们住在西大街,都能够清晰地听见长江轮船的汽笛声,知道是到或者离开了。

一阵汽笛以后,船靠岸,下船客少,上船客从来都是浩浩荡荡。我已经忘记了和外婆去上海的经历,但记得自己一个人初中一年级去上海的经历。

因为没有买到卧铺票,又急着想去上海的我,买了个五等舱,哪里知道价格便宜,进去一看恨不得发呕。在船舱下层,木板长凳,到处是高港过来的装鸡鸭鱼肉的竹篓,气味难闻,坐船的人上去就占了你的位置睡觉,喊也不醒,逼得自己无奈缩在一角。

幸亏好心的妇女看不过,一阵臭骂把人骂醒,才换来我稍稍舒服的坐,一个晚上难受难忍永远难忘。发誓下次绝不坐五等舱,后来1976年我带弟弟去上海就坐了一元八的四等舱卧铺,日子好过多了。

黄田港码头西侧有大片的沙滩地,绕过黄沙码头,就到了这里,芦苇丛生,一段段天然形成的沟渠蜿蜒进来,我们喜欢在这里窜来跳去找螃蜞,抓小鱼,当然,最喜欢钻旁边的芦苇里去翻石块,下面一定有好多大螃蜞张牙舞爪,我们丢了小的抓大的,因为没有地方放,到最后手上永远是两只最大的螃蜞。

黄田港除了长江轮船码头,还有摆渡汽船和摆渡轮船,我们难得也坐的。汽渡是81年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省交通厅,我凭工作证坐过的,还享受了一次省里干部的待遇,坐到了船长室,把我激动得受宠若惊。

后来我到交通厅南通河运学校锻炼做老师,我的两学生正好又毕业分配到汽渡,所以每次我都上汽渡和他们见面。而黄田港另外一种摆渡轮船是在县中做老师时,去靖江县中听课坐过的,这样总算是感受过了黄田港码头的所有项目。

最有趣的事情是1984年,我在县中做少先队大队辅导员,带了当时的初二(2)班全体同学在这里登上了渡轮去靖江,在八圩江边登上了江海社准备的木帆船,作为无锡市少先队主题现场活动,模仿当年“渡江第一船”进行木帆船横渡长江活动。也算是感受了不一样的黄田港摆渡。

来源:乡愁江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