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疫情下韩国新生调查:归属感缺失,缺乏鲜活友情,成绩两极分化

发布时间:2020-11-25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疫情下韩国新生调查:归属感缺失,缺乏鲜活友情,成绩两极分化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为应对持续扩散的新冠疫情,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24日将首尔、仁川、京畿道等首都圈地区的保持社交距离防疫级别从1.5级上调至2级。韩国政府认为,首都圈人口密度较高,而近日的疫情形势十分严峻,需要提前防范疫情冬季大流行。防疫响应级别升级后,首都圈的防控力度将进一步加大。

与此同时,据韩国教育部教育统计服务中心的数据显示,今年韩国小、初、高以及大学一年级新生的人数为194.7万人,占整体学生人数(830.2万人)的23.5%,为了充分了解在新冠疫情下这批新生的学校生活状态,《中央日报》于今年10月14日-11月5日期间,对227名小初高新生和121名大一新生实施了“新冠疫情下的新生学校生活状态调查”。

▲一名在家通过教育视频学习的韩国小学生。图据《中央日报》

小学:入学即不到校,造成归属感缺失

据《中央日报》报道,受新冠疫情影响,韩国今年的小、初、高以及大学新生的入学仪式,都在与往年完全不同的环境下举行,这些一年级新生也成为了“韩国网络教育的第一代”。

为了了解这批新生的学校生活状态,《中央日报》于今年10月14日-11月5日期间,对227名小初高新生和121名大一新生实施了“新冠疫情下的新生学校生活状态调查”。

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所有参与调查的新生每周到学校上课的时间平均只有2.2天。曾经的每天去学校上课已经成为了“过去式”,现在的主流现象是:学生要么一三五上课、要么二四六上课,有些学校甚至采取了每隔一周上课的做法来控制到校学生人数。

对于这种改变,不少刚刚迈入小学的新生表示,对去学校上课感到不习惯。首尔市麻浦区某小学一年级新生金同学表示:“我对老师感到莫名恐惧。在学校的时候,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我基本上不和同学说话。在我看来,与其去学校上课,不如去上私塾。”

著有《新冠时代、学校重塑》一书的韩国教育开发院研究委员金敬爱(音)表示:“如果新生在青少年时期长时间不到学校上课的话,会造成他们归属感的缺失,甚至在未来引发其他方面的心理问题。”

中学:不能和朋友见面,交流全靠社交媒体

另一个显著的问题是,学生们普遍认为和朋友之间的连带感正变得越来越弱。调查显示,58.8%的调查对象主要依靠各类社交媒体跟同龄的朋友们沟通交流,还有25.9%的调查对象表示“没有跟朋友联系过”。

实际上,许多接受调查的学生都认为“网络授课最不方便的地方在于无法跟好朋友见面”,这一比例占整体调查对象的38.7%。今年14岁的李同学是首都圈某中学的初一学生。在接受调查采访时,他表示:“到学校去,我感觉之前的好朋友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们本来打算通过一次修学旅行来拉近大家的关系,但受疫情的影响,计划根本没法开展。”

《中央日报》报道称,疫情完全打乱了韩国学校的正常教学计划,不规律的学校生活也让越来越多的学生对学习产生了无力感。根据韩国青少年相谈(咨询)福祉开发院统计,今年以来,该院一共收到了77670件来自学生们的咨询求助。其中,14222件主要是询问如何维护跟朋友的关系,13879件主要是咨询如何打消内心的紧张、不安或忧虑感,还有11721件询问如何从网络游戏中“自救”。

《中央日报》分析称,这种情况在新生群体中非常普遍,由于他们不习惯到学校去上课,从而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次生心理问题。由于到学校上课的时间被打乱,学生们对于学校的依附感正变得越来越弱,有专家担心,这样长期下去会加深学生们的孤立感。

韩国中央大学教育学科教授宋海德(音)表示:“千禧一代的一个明显特征是更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跟外界交流,对于社会的关心度正在降低。新冠疫情恐怕会进一步加剧这种现象。为了让他们形成一个健康、良性的心理生态,需要学校、家庭、社会一起来努力。”

▲韩国线上教育。图据视觉中国

大学:每天上网课4.3小时,学生成绩两极分化严重

调查发现,接受调查的大一新生每天上网课的平均时长为4.3小时,学生们对于网络授课的满意度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在被问到“网络授课是否有助于理解学习内容”时,40.6%的调查对象表示“有帮助”,39.2%的调查对象表示“没有帮助”。只有20.2%的调查对象认为“网络授课跟学校授课没有差别”。

这项调查结果引发了韩国社会的深刻担忧:网络授课可能会导致个人求学欲望差距加大,而且每个家庭的学习环境各不相同,这也会导致教育不公平现象的加剧。

《中央日报》指出,事实上,这种担忧正在逐步成为现实。韩国国会教育科技委员会的蒋敏政(音)议员,对过去3年韩国的大学修学能力考试6月模拟评价成绩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今年国语、数学、英语等主要领域的成绩,分数中等生规模正在萎缩,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成绩在90分以上和40分以下的两极分化现象非常明显。

首尔大学教育学科的洪牧敏(音)教授对此分析表示:“非面对面教学实际上是有很大弊端的,会导致学习能力低下的学生更难掌握学习内容。这种问题已经开始显现出来,教育部门必须对此保持警惕,收集好相应的数据,将来出台一个类似于美国《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的本土化法案。”

韩国教育部门:到明年年底,学校必须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育方式

《中央日报》综合分析指出,目前韩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没有人能知道新冠疫情何时结束。如果疫情在今年得不到有效控制,明年韩国又将产生数以百万计的新生。

采访中,某小学教师担心地对《中央日报》表示:“很有可能到了小学二年级阶段,还有许多学生写不来韩语。原本一年级就该掌握的知识,要堆积到二年级去消化,这是一个很令人担忧的现象。”

报道称,韩国教育部门对该现象高度重视,要求学校在明年年底必须采取网络授课和面对面授课相结合的教育方式。韩国教育部学校改革支援办公室主任李相洙(音)表示,“新冠疫情很有可能还要持续一年,我们必须做好这个思想准备。我们正在考虑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育新模式。这样既能确保学生们的健康,又能让他们正常交友、接触社会。”

红星新闻记者 罗天

编辑 李彬彬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